赴美後的第一個聖誕節

我大學畢業後,前往美國俄亥俄繼續攻讀冶金工程碩士。一到那裡,就被介紹和另外三位也是剛從台灣來的留學生,一起租了一棟房子的二樓和閣樓,我就住在閣樓的小房間裡。

那年聖誕節,同學邀請我參加當地華人基督徒團契的聖誕聚餐。在那場餐會中,有一位台大歷史系畢業,來美後改讀電機,當時已擔任多年工程師的先生,站起來向在場的賓客發表一段演講,介紹「聖經」這本書。

他的分享,激起了我對聖經的好奇和興趣。我發現聖經裡似乎有許多充滿人生智慧的雋永嘉言,並非我所以為的呆板教條,所以會後便借了一本聖經回去。他們建議我從「約翰福音」開始讀。

我開始每天讀一點。幾天之後,一位老太太打電話問我說:「你所讀的聖經,都了解嗎?」我回答說,故事是都懂,但裡頭的涵義不太明白。

她告訴我說,聖經不是一本普通的書,乃是上帝的話。我們讀的時候,必須先禱告,求祂教導我們明白,否則即使是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,也是無法明白裡面的涵義。

我說:「我從來沒有禱告過,不知道該怎麼禱告。」

她說:「很簡單,你可以這麼說:『上帝啊!求你賜給我一句我現在最需要的話。奉耶穌的名禱告。阿們!』」

 

 第一次禱告

於是我回到自己的房間裡,面對著攤開在面前的約翰福音,閉目禱告說:「上帝啊!求你賜給我一句我現在最需要的話。奉耶穌的名禱告。阿們!」

當我睜開眼來,首先讀到的一句話是:

「信我的人,就如經上所說:『從他腹中,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。』」(約翰福音7章38節)

這是耶穌說的一句話。此時我突然發現,我心靈裡的確是感到乾渴。聖經卻告訴我說:「要信耶穌,你的腹中就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。」

我想:「這禱告真靈!但不知這是否只是個巧合,剛好讓我碰上一句適合我的話呢?」

往下讀了一會兒,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。於是我想,不妨再試一次。

我就閉上眼睛,禱告說:「上帝啊!請你不要生氣,請再賜給我一句我現在最需要的話。奉耶穌的名禱告。阿們!」

 

 心靈大震撼

當我睜開眼睛,首先映入眼簾的一句經文是:

「那差我來的,是與我同在;祂沒有撇下我獨自在這裡,因為我常做祂所喜悅的事。」(約翰福音8章29節)

這也是耶穌說的一段話,講到天父差遣耶穌到這世上,卻沒撇下祂獨自一人,而是常和祂在一起。

我心想:「這段話和我有什麼關係呢?」於是我反覆地把這句話讀幾遍。當我大概讀到第三遍時,忽然好像有人在我心裡頭告訴我:「你來到美國讀書,並不是你的本事好,也不是你的運氣好,而是我差遣你來的。

「我既然差遣你到這裡,我就一路與你同在。我並沒有撇下你一個人,獨自在這個異鄉異地,因為你常做我所喜悅的事。」

突然間,上帝彷彿讓我看見,當我隻身搭機飛越太平洋時,祂就在我身旁──雖然我還不認識祂,也看不見祂。如今我雖然是獨自一人在這個陌生的國家中打拼,但是上帝說,祂一直沒有撇下我。

祂說:「因為你常做我所喜悅的事。」我立刻看見,自我來美之後,和室友們相處所發生的一些摩擦和衝突。雖然有時自己感到被誤解和委屈,但是當我最後在心裡選擇原諒對方時,上帝說,這是祂所喜悅的。

這些衝突,其實我從來沒有對家人或別人透露過,因為說了他們既幫不了忙,反而會加添他們的憂愁。但是上帝這時卻告訴我,這些事祂全知道。

這時我從椅子上跳起來,說:「哇賽!竟然真的有上帝,而且祂還會透過聖經對我說話。」

一個極大的喜樂和安慰立刻充滿我的心,使我在小小的房間裡不斷地來回踱步,久久不能自已。如同一個流浪已久的孤兒,終於找到愛他的父親一般,我過去未曾意識到,卻存在我深處的乾渴和孤單,霎時都被上帝的慈愛所淹沒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

 新認識 新人生

這時,彷彿一個新的世界在我面前敞開。我這才知道,原來上帝並不是虛無飄渺,住在九霄雲外,等到我們死後才有可能碰面的。祂現在就可以藉著聖經和我溝通!祂認識我,超過我對自己的認識;祂愛我,超過父母對我的愛。

我也忽然領悟自己從哪裡來,將往何處去,如今為什麼活著。我是祂所創造的,將往祂那裡去,如今應按照祂的旨意而活。,我不須為前途憂慮,因為掌管宇宙的上帝,是愛我的天父,祂比我的指導教授更大,也比經濟景氣更大。

那時我們這些台灣留學生聚在一起,談論的不是該跟哪個指導教授,就是唸完碩士該找工作,還是該繼續讀博士,心裡經常徬徨無主。但從那天起,我可以每晚睡得香甜,不再為此煩惱,因為知道是誰在牽著我的手往前行。我感到最重要的事,就是要好好地認識聖經裡所說的這位上帝,明白祂在我身上的計畫,世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傷害我的。

從那一天起,我成了一個基督徒。我為著每一件事,心裡充滿感恩,包括路上所遇到的每一個綠燈和紅燈,因為知道都是出於天父慈愛的安排,沒有一件事是偶然或湊巧的。我的室友們見我開始在飯前禱告,都很意外。

 

 宿舍失火

在我信主後的第二天半夜,正當我們準備就寢時,突然地下室失火,濃煙沿著樓梯間和暖氣口向上竄。我們倉皇地在煙中衝出房子,此時外頭還在下雪。

當我們看著消防隊前來救火時,室友們問我:「咦!你不是昨天才信耶穌的嗎?怎麼耶穌沒有保佑你呢?」

但是我心裡卻有一種過去所沒有的平安和篤定。我笑著說:「安啦!這場火不會有關係的,它剛好可以除掉我們房裡那群囂張的老鼠啊!」

我們在鄰居家裡借住了一宿。翌日清晨,房東告訴我們說,雖然火沒有燒到樓上,但是整棟房子需要重新整修,因此我們必須搬家了。

這時正值聖誕和新年假期,一下子要到哪裡找房子呢?但是很奇妙地,平常需要排隊等幾個月才有空位的學校研究生宿舍,那天不知何故,剛好空出兩間雙人房。於是我們這四個老中,當天就立刻搬了進去。

搬進學校宿舍之後,我的生活圈子一下擴大了許多,結識了許多基督徒。而以前和我常常有摩擦的室友,發現我自從信了耶穌之後,講話比較不像以往那麼衝,人也平安喜樂許多,於是他也開始自己禱告和讀聖經。直到他在美國工作,而我返國之後,我們還有聯絡。

 

 搬家 寫論文

在美國求學的兩年間,我總共搬了七次家。雖然似乎居無定所,但每次找房子和搬家,都看到上帝的恩典,祂藉著不同的室友和環境,教導我許多新的功課,讓我終身受益。祂更讓我明白聖經所說的:

「耶和華事我的牧者,我必不致缺乏。
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。
祂使我的靈魂甦醒,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。」

(詩篇23篇1~3節)

在撰寫碩士論文時,我的實驗數據都偏向某一端,缺乏另一端的數據,連我指導教授都急了。那時我手上只剩一、兩塊鋁合金試片,我禱告主,結果最後測出來的這一、兩點,竟不偏不倚的落在另一端和兩端之間,使全部數據構成一條完美的曲線,足以解釋一個材料上的特別現象。指導教授樂得不得了,但我知道這都是上帝的恩典,若不是祂,我可能會前功盡棄,敗得很難看的。

 

 回國

兩年很快就過去了,我為著前面的方向禱告主,祂賜給我一段話:

「人子啊,你往以色列家那堨h……。
你奉差遣不是往那說話深奧、言語難懂的民那堨h,
乃是往以色列家去。」
(以西結書3章4~5節)

上帝藉此告訴我,祂要我返回自己的國家,而不是留在美國。

數個月後,當我返抵台灣的翌日,立刻收到兩封邀我面談的信,隔幾日又收到一封。爸媽都感到驚訝,因為這些單位並不知道我何時回國,卻不約而同地在我返國後的一週內寄信給我。這讓我看到,當我順服上帝的引導時,祂就為我打開前面的門。上帝再一次堅固了我的信心,顯明這是祂的道路,祂依然與我同在。

 

 恩上加恩

信主二十多年來,上帝帶領著我從一個恩典,再進到另一個恩典中,正如聖經所說的「恩上加恩」(Grace upon grace)。我為著祂在我生命中每一階段的帶領感到驚嘆,也為著祂沒有放棄我這樣一個頑石,肯充滿耐心地等候、引導我成長,我心裡充滿了感激。

祂是何等一位慈愛、智慧、全能、聖潔、公義、憐憫和充滿恩典的上帝。沒有祂,生命失去意義,一些人生風浪就足以把我淹沒。但有了祂,任何風暴都能轉成為祝福。祂使我能在黑夜歡唱,信心因著試煉而更加穩固。

 

 結語

當初上帝讓我在禱告後,一睜開眼睛就讀到我最需要的話,這是出於祂的憐憫。就像對於幼稚的孩子,大人須要用幼稚的語言和他溝通一般。當我一旦信了之後,上帝就要我循規蹈矩地讀聖經,不可像是抽籤卜卦般地使用聖經。只要我每天規律地讀經、禱告,上帝必會適時賜下我最需要的話,使我的生命真實地成長。

上帝引導您的方法,不一定和我一樣。但是只要您向祂禱告:

「上帝啊!我需要你,求你幫助我,拯救我。
我願意接受耶穌基督,成為我的救主,引導我的一生。
奉耶穌的名禱告,阿們!」

祂必然會履行祂在聖經上的應許,接納您成為祂的兒女,賜給您不朽的生命,並救您脫離永遠的審判,得以進入祂榮耀光明的國度中。

「上帝愛世人,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
叫一切信祂的,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。」

(約翰福音3章16節)

「凡接待祂(耶穌)的,就是信祂名的人,
祂就賜他們權柄,作上帝的兒女。」

(約翰福音1章12節)